《思想坦克》迎战假新闻不能畏首畏尾

浏览:696时间:2020-06-10
《思想坦克》迎战假新闻不能畏首畏尾

本文作者为冯贤贤,由思想坦克授权转载。

最近民进党立委叶宜津提《国安法》第二条修法,将网路领域列为国安範畴,被统媒及国民党批为「箝制言论自由」。台湾从解严至今,人民已视言论自由为理所当然。过去为争取言论自由长期与国民党抗争的民进党,对于被指控「箝制言论自由」可能会特别紧张,这不是坏事,毕竟捍卫言论自由是核心民主价值。但在网路已成言论传播主要管道而未受合理规範的今日,不能因为被不在乎国家安全的一方乱扣帽子就退缩。

因此,该修的法,绝不是《国安法》一条而已。

近两年来,网路传播的假新闻威力越来越大,造成社会动荡、左右大选结果的案例不断增加。2016 美国总统大选受到伦敦一家政治顾问公司隔海操控、五千万笔脸书用户个资被挪用传播假新闻就是经典案例。此事在今年被媒体揭发,成为震撼全球的大新闻。英国脱欧公投也曾遭到假新闻操弄。许多国家都开始以立法及其他行动来遏止假新闻对公共利益的危害。而针对网路讯息传播的立法,是全新的领域,各国都在摸索中。台湾有许多其他国家的案例可以参考,审慎评估后就该赶快行动,不必怕东怕西。网路变化快,立法不能太慢。若未来发现立法有未尽完善之处,还可以再修法,其他国家也是如此。

为避免限缩言论自由,如何定义「假新闻」及该负责任者,以划定合理打击範围,是必须要先做的功课。嘲讽性的言论不是假新闻,例如政治漫画、政治嘲讽秀,都属于言论自由的正当行使。

假新闻英文通俗的说法是 fake news,也有人称 misinformation。但更正确的用法应该是 disinformation,因为 misinformation 是错误讯息,disinformation 则是故意製造的假消息。重点是故意,内容有真有假,但关键部分为假。例如关西机场旅客受困的假新闻,事件背景是真的,受困旅客被巴士载运去安全地区也是真的,但谁派的巴士,却由此掰出一大堆假消息。

「假新闻」需要查证,但查核事实不是政府该做的事,只能由民间来做。政府该做的,是必须快速回应与政府业务有关的假新闻,而媒体也有责任查核讯息的真实性。最近台湾民间团体成立了一个小小的「台湾事实查核中心」,针对关西机场事件进行了详细的事实查核。即便真相已明,假新闻却造成一位外交官折损无可回复的悲剧。散布假新闻的多家媒体,却连一声抱歉都不说,堪称台湾奇观。

打击假新闻,必须针对製造的源头,以及传播渠道,而非末端的接收转传者,这是立法时需要斟酌的分寸。今年六月,有民进党立委提案修《社会秩序维护法》,针对转传假新闻者施以刑罚,是搞错了立法方向。台湾许多假新闻源头来自中国,虽然无法可管,但脸书等网路经营者是可以立法规範的。脸书老闆祖克伯也在 2016 年承认,脸书是媒体。各国针对媒体的行为,都有立法规範。我们现在该做的,是重新定义网路业者。他们早已不只是「平台」,而是实质的媒体经营者,有内容、有传播、有广告。2016 年,台湾媒体广告分布,网路首次超过传统媒体,即证明网路业者已是影响力最大的主流媒体。

在美国总统大选被假新闻操控的丑闻爆发后,脸书的祖克伯被迫出席美国国会听证。这也显示,网路不再是化外之地。二十年前的立法思维,是网路必须完全自由,除了金钱诈骗及儿童色情之外,网路不可管;但网路近年来爆炸性的发展,使得上述思维成为过去式。网路业者开始推出标示、检举等机制来保护消费者,但由业者自律力道不够,民间的事实查核中心能量不足,还是需要有一套完整的立法架构,来保障公民不受假新闻欺骗以及选举不被谎言及外国势力操控。

因此,将网路领域纳入国安範畴,只是修法的一环。同样重要的,是我们必须重新订立符合现在媒体情境的媒体法律,将网路业者所经营的新兴媒体纳入法律规範。以法国为例,在选举前五个月内,政府可封锁社群媒体散布的假新闻,甚至封锁传播假新闻的网站。另外脸书、推特、youtube 等社群媒体,必须公布付费内容及竞选广告的买主与金额;选举当事人可针对假新闻提告,要求简易裁判以制止假新闻传播。法国议会特别在今年七月修法,将「假新闻」定义为「被操纵的消息」,以保护嘲讽性的言论表达。

台湾现有的媒体法律是早已过时的广电三法,纸媒则完全不受约束。但纸媒也是媒体,且早已网路化,也该纳入规範。民进党版的反媒体垄断法已将纸媒纳入反垄断的规範,没有理由在维护公共利益与国家安全的迫切需要下,让纸媒逍遥法外。

NCC 不该只管传统的广电媒体,而无法针对包含脸书、谷歌、line 等网路媒体进行合理规範。因此,NCC 组织法、广电三法都该修法。NCC 必须认清,「网路不可管」的理念已经不合时宜,且传统广电媒体已丧失主流地位,网路媒体才是新主流。新的媒体立法必须纳入所有的媒体,并以 NCC 为主管机关。有新的正确认知,才能在新的媒体局势中制订出与时俱进的法律规範以保障公共利益。至于查核事实这种媒体该做的基本动作,我们只好期待比较完备的媒体立法出现后,不自爱的诸多媒体们会寻求改进以因应新局势吧。